他?我更看不上

作者:四维|发布时间:2019-10-21 12:42|字数:2166

(既然好人没有好报,为什么要做好事?)我们坚持做一件事情,并不是因为做这件事会给我们带来什么回报,而是因为我们坚信,这样做是对的。——哈维尔

……

备好了行装,一行三个人便上了山。一路走来,山路崎岖,喻文墨也是真正的见识到了什么叫“靠山吃山”。

这个村子是真的又小又穷,普遍都不富裕。听说稀有、价值高的猎物,总是栖息在山的最深处。

于是乎,喻文墨亦步亦趋的探着路,一直在往里走。身旁的树林越来越茂密,脚下踩着的杂草也开始繁盛,有了脚踝般高。

“喂,还往前走啊?”

虫鸣都开始消声了,静谧得有些悚然。顾以清看着走在他们前面的喻文墨,劝道:“走到这里就够了吧?”

“顾以沉,箭给我。”喻文墨没有理他,而是朝着顾以沉说道。

接过顾以沉递过来的弓箭,喻文墨这才转过身来,对着顾以清淡漠的掀眼:“站那别动。”

说完,她拉开了弓,对准了顾以清——身旁树上那条蓄势待发的蛇,由于蛇的肤色几乎和绿叶融为一体,站在树下的顾以清压根没察觉,自己已然成了蛇眼中的猎物。

“你干嘛对着我。”

顾以清还以为喻文墨是在报复他的多嘴,忙举手作投降状,“别,有话好好说,我不说话了还不行吗?”

喻文墨像是没有听见似的,手摸向了筐里的弓箭,搭箭,无声的拉开了弓,箭矢,瞄准了那条正在慢慢蠕动的蛇。

喻文墨深呼吸一口气,她拉弓的手越来越用力,沉稳老练的没有一丝抖动的痕迹,弓弦几乎要被绷断了。

她心下默念着,三、二、一。

“你别开弓,别开弓……啊!”

“嗖!”

松手的那一刻,箭矢就如同子弹一样飞了出去,下一秒,箭镞便精准而毫无失误的,没入了蛇的七寸!

顾以清紧紧地闭着眼,却发现自己全身上下完好无损。一睁眼,他便瞧见了地上死去的蛇,蛇的七寸上还插着一把染血的箭矢,他的面色顿时白了。

“还多嘴么?”

喻文墨去捡蛇,与他擦肩而过时道了一句,“阳春三月犹在冬眠的蛇,都被你给吵醒了,你也真是不简单。”

不等顾以清说话,她拔下蛇七寸上的箭矢,扔到背着的筐里,将已经死透了的蛇拎了起来,挑眉道:“一条竹叶青,抵三两银子可够了?”

“不够的。”

因着方才的救命之恩,顾以清这次说话的语气也没有先前那么冲了,他眨了眨眼道:“三两银子可够我家一年的吃穿用度,又岂是一条蛇可以抵掉的?”

“一年?”

将蛇扔进筐里,喻文墨闻言,心里很是讶异,面上却没有任何表情:“你家一年赚多少银子?”

“十两。”这次说话的是顾以沉。

赚十两,用度却只有三两?方才她喝得清粥,里面的米少的可怜,家徒四壁连桌子都是缺了一角的,喻文墨反问道:“你,确定?”

“没骗你。”顾以清似乎对自己有这样一个,能赚钱的哥哥感到很自豪,“我大哥赚十两,七两都得给爹赌完。”

“……”

喻文墨沉默了一下,一句话也没说,转身就继续往前走。顾以沉却在此刻走了过来,轻轻的抚上了她的发梢,拈下她发间无意沾上的落叶。

等她看过来,他温然一笑道:“其实,你不需要这么着急着摆脱我们。你是孤儿,我们刚好可以给你一个家。你毁了容很难再嫁,我们又刚好需要一个妻子。

各取所需,不是很好么?”

喻文墨看着他的笑,看的分明,那笑意不打眼底,她懒懒的掀眼,一针见血的漠道:“可我不想嫁给你。”

“不一定要嫁给我。”顾以沉似乎早料到她会这么回答,笑容不减分毫,“清也会是一个不错的丈夫。”

顾以清?

呵,这俩兄弟一个想让她作大嫂,一个想让她作弟媳,他们的爹居然还想让她作兄弟的共妻。真是一个比一个奇葩。

“你们两个别走那么快,等等我啊!”说曹操曹操就到,走慢了被落在后边的顾以清,小跑了过来。

“他?”瞥了一眼身后,喻文墨毫无温度的嗤笑道,“我更看不上。”

她既然身为杀手,牵挂又何必再有。嫁人?家?这是她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,她只会杀人、医人、毒人,除此之外再无其他。

一个连自己都顾不好的杀手,谈何照顾别人?

在接下来的一路,顾以清更是惊讶的合不拢嘴。只见弓箭一发,必是百步穿杨。不消一刻钟,筐里就装了两只野兔,一只野鸡,还有那条竹叶青蛇。

开弓、拉弦、射箭,一系列熟练而利落的动作,看得顾以清目瞪口呆:“你、你这手艺是跟谁学的?”

“天生的。”喻文墨头也没回。

三个人三步并作两步的往山下走去,花的时间比上山时要少整整半刻钟。然而刚到了半山腰,接近山脚下的时候,喻文墨却半途停下。

“又怎么了?”顾以清回头。

“你们先走吧。我、我想去方便一下。”喻文墨额头上冒起了冷汗,方才拉弓的时候,一不小心扯到了伤口。

不行,再不去药灵空间治疗,她迟早得因失血过多而亡。但空间又不能让他们瞧见,必须找个由头打发掉他们。

然而喻文墨低估了他难缠的程度:“不行,万一你跑了怎么办?”

“!”

喻文墨恨不得一巴掌把顾以清那张俊脸给打歪,她的面色越来越白,已经快要撑不住了,“你们在不远处等我……这样可行?”

顾以沉敏锐的察觉到,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虚弱了。于是,在顾以清开口再次说“不”之前,他便抢先一步点头道。

“可以,你快去吧。”

看着喻文墨渐行渐远的背影,顾以清恨铁不成钢的道:“大哥,万一她趁我们不注意溜了怎么办?”

顾以沉笑了笑,却并没有说话。

却说喻文墨走到一个还算隐蔽的草丛后,盘腿坐了下来,放轻了呼吸集中注意力。

她心神一动,进了药灵空间。

拖着沉重、疲惫的身躯,喻文墨亦步亦趋地走向了空间的药田,扫了一眼满目的绿色灵药,她摘拾了几株止血、益气的中阶灵药。

将灵药放于手心,盘腿而坐的她屏气凝神开始吸收草药。只见那刚被摘下来的草药,在她的手心里泛着淡淡的荧光。

<

>
举报不良信息X
举报类型:
色情暴力
  • 色情暴力
  • 广告信息
  • 政治反动
  • 恶意造谣
  • 其他内容
补充说明:
X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初入网文 初凝丹田 位列仙班 大神崛起 一统萌主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(0)

数量: 相当于100小说币 去充值>>
赠言: